陈粒 形而上 破立自在

编辑、撰文/仲峤 图片/IC 设计 / 徐红燕   2018-06-11 16:34:42

执行统筹&造型/仲峤 采访&撰文/韩璐 摄影/王龙伟(Studio1986)妆发/申澍(东田造型 M.A.C彩妆) 时装助理/刘晓叶 场地提供/Vision梦工场 设计/徐红燕

藏蓝色真丝无袖衫 Edition 10条纹抹胸上衣 Kenzo条纹阔腿裤 Kenzo白色方头短靴 Sergio Rossi“红”吗?“红”了吧。陈粒对于“红”的实感仍旧来自于音乐,不用担心生计,可以与更多优秀音乐人合作好像就是全部了。至于狗仔偷拍抑或是打扮得光鲜亮丽去走秀街拍,却仍旧与她无关,“我希望相对于我这个人,大家更关心我的音乐。”

黑色手套 BAN XIAOXUE

拍摄那天,正值北京寒风瑟瑟的一月,呼啸而过的北风恨不得将屋顶掀翻。原本定在户外的拍摄,也换成在室内进行。同样是呼隆作响,寒风却变成了暖风机。陈粒坐在巨大的化妆镜前,短发、素颜、休闲的私服,不遮不掩的如同她的音乐一般,带着一股酷劲儿,直冲冲地就撞进格格不入的浮华里。

许多人认识陈粒都是这两年的事儿,《走马》《易燃易爆炸》《奇妙能力歌》……一首首有着独特调调的歌冲击着人们的耳朵。虽然很多人一看见抱着吉他,就自动把她归类为民谣歌手,但相比于喜爱伤春悲秋、无病呻吟的传统民谣界来说,陈粒算是个异类。“我的歌曲没有归类,这首是民谣,下一首可能就是摇滚。看自己当时想尝试哪种风格吧。”陈粒说完,轻轻用手挠了挠头发,看得出她对于这个定位有点儿小烦躁,随即又很快收敛,“就像我写过很多‘命题作业’,根据影视与节目的定位不同,风格也不一样,不太强求统一,唯一要保证的是自己首先觉得好听。”诚然,近两年随着陈粒歌曲的大获成功,许多热门节目和影视剧都找她来写过主题曲。首首反响都不错的成绩,让她在创作主题曲的路上更加显得如鱼得水。说到有没有什么秘诀?陈粒思索了一会儿,“‘悦耳’吧,这个肯定最重要。”每首歌出来,她都要听个几十遍,悦耳程度、主题贴合度、歌曲新鲜度等,先要自己满意接受了才肯交“作业”。

陈粒尤其擅长写人与人、物与物、词与词之间似是而非的关联,在若即若离之中,尤其能触人衷肠。《小半》里故作通透的在乎、《走马》中经历孤独后的顿悟、《易燃易爆炸》中批驳世人的无度贪婪,陈粒的歌里有决绝有孤勇更有一股特有的温暖,如风如水如光把你包裹其中,让你能回味良久。经常有人说,陈粒的名气水分颇大,聊到怎么看待这些评价,陈粒笑了笑,“我一直觉得评价别人的评价有点浪费时间,自己也没个准。”随着发行的几张专辑越来越成功,更大的名气背后必定带来的是越来越多的争议。很多人夸她开启了中国民谣新纪元,说她让中国乐迷接受了更高级的音乐表现方式,她连忙摇摇头,“从来没有要做什么先驱的志向,我就是喜欢写,正好有一部分人喜欢听而已,简单得要命。”在她看来,抬爱太高让她惶恐,时刻保持清醒是对付捧杀的特效药。她笑着吐槽自己,“有缺点,没关系,自己清楚然后慢慢克服就行了。”

说到成为歌手,从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毕业的陈粒绝对不算是科班出身,如今凭着自己的“野路子”闯出一片天下,连她自己也要感叹一声是老天眷顾。陈粒抿了抿嘴,依稀像回到了刚入行的时候。“我觉得我这一路挺顺的,真的,可能早了十几年遇见了伯乐。”说到后边她自己不自觉笑开了,由心而生的快乐冲淡了刚刚忆往昔时徒增的小小悲伤,能在音乐方面受到认可想来是陈粒最开心的时刻。被问及如果有机会是否选择去音乐学院深造,她想了几秒,摇了摇头,“现在没这个想法,因为一般人都会在遇到难题的时候开始想着如果以前怎么怎么样或者如果有什么样的机会就好了。我现在挺开心的,灵感也还没枯竭,所以基本上没深造的打算。”她坦言自己对于学校教育并不那么热衷,“我是坚信自学也能成才的那类人”。

从小型Live House一路走到大舞台,陈粒的蜕变不只是演出场地和服装造型,更多的是在心里。在很多人看来,以前那个敢赤脚素颜抱着吉他就上台的陈粒好像不见了,陈粒自己却从不这么觉得,“我一直还是以前那样儿啊,就是演出场地变了,所以肯定也要有些造型的改变。”陈粒如是说,“以前舞台小,穿得很随意上去也不觉得奇怪,但是舞台越来越多,最重要的是合时宜,我也在笨拙地应对这些变化”。Live House对于陈粒来说,是舞台是伯乐更是如同家一般的存在,“有机会肯定要去Live House唱几场,在小舞台和听众离得特别近,感觉像是朋友在聊天,这是大舞台没法实现的”。但说起是不是更喜欢Live House,陈粒还是给予了否认,“大舞台我也非常喜欢,两种感觉不一样,一种像回家,一种就更有完整性,是个值得收藏的作品,所以缺一不可。”越聊越觉得,陈粒的酷并不是无聊装酷,相比于行侠仗义的大侠,她更像是看过五岳三川的隐者。想得通透,说得干脆。剖析自我在陈粒看来是必需、是日常、是让自己快乐的根本。

“我这个月就两天有行程,包括今天。”被问及是不是越来越忙时,陈粒的回答甚至是出乎意料。似乎所有人都觉得名气越大带来的肯定是更忙碌的工作,但在陈粒这儿好像反了过来。初入行业的她试图要把握住每次机会,来了邀请就演,有地方请就唱,赶行程充斥了她大部分时间。现在的她学会了取舍。对待音乐,她一直初心未改,“我希望用作品留住大家而不是曝光率。”

对陈粒来说,去年加盟选秀节目担当音乐召唤师是一次不小的尝试。随着节目的播出,质疑声伴随着她度过了不短的时间,“人们其实对于选秀都有自己的心理预判,例如长得帅、会创作、唱得好等,我也有,就是一个人要自然”。唱歌好听的人可以有很多,长得帅的也不少,但能在音乐上感受到共鸣的却难得,陈粒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求,陈粒明白学员们对于肯定的渴望,她也并不吝啬于给以掌声。谈及为何接下节目邀请,陈粒坦言:“我觉得人就是要不断接触新鲜事物,学员们都很年轻,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也会给我的音乐创作带来更多启发,与其说我来当召唤师,不如说我来找灵感。”

“红”吗?“红”了吧。陈粒对于“红”的实感仍旧来自于音乐,不用担心生计,可以与更多优秀音乐人合作好像就是全部了。至于狗仔偷拍抑或是打扮得光鲜亮丽去走秀街拍,却仍旧与她无关,“我希望相对于我这个人,大家更关心我的音乐”。这句话在采访中,出现了N+1次,每次却都溢满了她对于音乐的真情实感。想来,陈粒最打动人的部分,从来就不是那些看似叛逆的躯壳,她的歌初听是离经叛道,细细品味却有种独特细腻的催人奋进的力量,如同她的人一样。她就是有种魔法让你在一首歌的时间暂时脱离平凡,脱离琐碎的生活,想象自己长成了无畏无惧的少年样。

在充斥野心的娱乐圈里,陈粒好像个“怪胎”。她并不十分健谈,也不关心穿搭时尚,除了音乐她仿佛什么都能妥协,都能“凑合”,“你要是和我聊创作,我可以跟你说一天。但你要是跟我聊穿搭,估计没两句就尬住了,因为我实在不太懂”。她说完耸耸肩,那一刻,你会觉得她真实纯粹得可爱。“我现在很满足,知道我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所以也不会去羡慕别人的生活。唯一的野心就是希望可以晚点再晚点枯竭,写出更多好歌满足一下自己”。不管问什么问题,陈粒好像都有特技拐到音乐上去,也许对她来说,纷纷扰扰尘世间,追求的只不过就是弹琴唱曲活个痛快,毕竟人生路远,少年哪惧岁月冗长。

interview对话陈粒

Q=《精品购物指南》;A=陈粒

Q:平时休息时间会玩儿游戏吗?喜欢旅游吗?旅游时会有灵感迸发吗?

A:我是那种手机里一个游戏都没有的人,有时间会想去旅旅游,但就是纯放松,不会想太多。说到灵感,我觉得不会迸发,灵感也是经历积累而来的。

Q:担当《快乐男声》音乐召唤师,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A:就是和两位前辈学到了“自如”,不管我今后做什么,这点都非常重要。

Q:下一步的工作安排能透露一下吗?今年会在综艺甚至影视剧里看到你吗?

A:现在在制作新的专辑,已经在编曲了。如果有合适的节目肯定也是会尝试的。

Q:2018年你对自己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A:珍惜时间,多阅读。

上一篇回2018年4月第1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陈粒 形而上 破立自在